Laurenceyuyi's Blog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Archive for June 2007

诺曼底之行1

with 4 comments

      6月23日早上8:00,在意大利广场乘上大巴,驶向巴黎西面的诺曼底省,游览目的地的顺序为:艾特大Etretat海崖(象鼻山),诺曼底美军公墓,卡昂(Caen),圣马洛山(Saint-Malo)和圣米歇尔山(Saint-Michel)。值得一提的是诺曼底是莫奈的故乡,Giverny小镇的睡莲因为莫奈闻名,还有鲁昂,他从多个角度描绘的的鲁昂教堂系列也成列在奥赛博物馆。除了莫奈,诺曼底也是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莫泊桑和福楼拜的故乡。当然最最出名的还是诺曼底登陆。

     正
 
 
 
 
 
     正像老毛这晦气嘴说的,诺曼底六月雨季,果不其然,淅淅沥沥漂着小雨,到了艾特大海崖,已经阴云密布。艾特大海崖类似中国桂林的象鼻山,不过它有三头象,一头小象孤零零在一边,与两头大象对望。翻越山崖,涉足海滩,礁石上有紫菜,海滩上还有海带,不过就没有闻出大海的味道。上午游览好海崖,下午还有诺曼底美军公墓和卡昂两处。

 

 

     下午太阳不错,公墓也很大,草坪上散布着一个个十字架,还有一些是六芒星,代表了犹太教。场景就像拯救大兵瑞恩里面一样,不过亲临其境,想到的会更多。石碑上逝者的故乡有弗吉尼亚、佐治亚、佛罗里达等等等等,但都不得不安息在法国,虽说这块目的已经归为美国领土,但隔着大西洋,也许他们望不见故乡,唯有痛哭。和同伴说起这些感触,很能理解美国人为什么会反战,反对伊拉克战争,正义的反法西斯战尚有情可原,纯粹为了利益的伊拉克战争怎能让人信服。

     在卡昂,我们逛了那里市中心的城堡,因为诺曼底这一带经历了太多战火,多数建筑都是后造的,保留下来的古建筑也是破败不堪的。这块地方也许是法国最受伤的地方了,想到在我们中国,也许这种伤痕只能算是小打小闹了。我们还吃了海鲜,回味无穷啊。。。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June 27, 2007 at 8:45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法国音乐节

with 2 comments

6.21号,法国在夏至的时候会举办音乐节,历史可以追溯到1982年,在一年中白昼最长的日子里,音乐爱好者可以自由地选择地点,搭建自己的舞台,制造出柔和或喧嚣的音乐。无论表演的质量如何,节日对于音乐的普及,必然起到了非同寻常的催化作用。看报道说,中国武汉也在今年第一次举办音乐节,与遥远的巴黎遥相呼应,与全世界其他340个城市公奏和谐。突然感觉“和谐”这次怎么这么耳熟?也许用在这里才体现了他正真的含义。莫谈国事,只谈音乐。
原本没有计划除去观望,可留下的轻音乐勾起了我的好奇,问了楼里的同学,相约去街区附近领略音乐节的艺术魅力。开始的时候我认为楼下的音乐是事先的录音反复播放,但结果发现是有三两个音乐爱好者在咖啡馆前面弹奏,独自沉浸其中,也带了周围人的驻足倾听。离开轻音乐的地盘,穿过酒吧一条街,疯狂程度震耳欲聋,据外行猜测,起码有爵士乐,说唱乐,打击乐,当然也有一群人在噼里啪啦地胡乱敲打。一种氛围由此而营造,人的激情也猛然欲动,大家都可以尽情地投入其中,感受自然的冲动而不用考虑繁琐的世事。羡慕无比。想下辈子做个法国人,也许是没见过市面才这么说,到了美国也许就想做美国人了。但无论如何,真的很想自豪地说下辈子还做中国人,“革命尚未成功,诸君仍需努力”,想想这句话也有百年历史,期盼着革命成功的一日,就算“家祭无忘告乃翁”也是好的。
原来巴黎也有烤羊肉,问到了那股味道,可是近却发现,原来是烤香肠,凑近拍照,人家还很客气地说“kon ni chi wa”,百感交集啊!不谈伤自尊的,谈谈那街景吧,初看以为和上海的国庆观灯有的一拼,结果发现还是小巫见大巫,因为误以为的人流堵塞,原来是我们没请别人让道。形形色色的人在那观望,阿拉伯人在那卖烤香肠,还有一些阿拉伯人在那卖啤酒饮料,3欧一杯哦,不过也不算很贵了,如果你走在上海的国庆街道上,3欧一杯也许还抢不到手。本来在给同学拍照,结果三个女人非要抢个镜头,吐出舌头,做个鬼脸,心满意足地走了。天性随意的西方人啊!似乎还有很多感触,但是又不想多说了,马上要过党的节日了,教育处要我们23号去看场电影,顺便蹭个饭,结果不巧,正好要去诺曼底。留着以后庆祝吧。最后贴几张照片,不知道能不能在国内显示出来,原本想传几段录像到YouTube链接过来,不过估计国内也难看到。算了,留着,以后总会看到的。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June 21, 2007 at 11:08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再游拉雪兹神甫公墓

with 8 comments

估计没人会像我们一样,游玩的频率如此之高,已经达到了故地重游的境界。上次去拉雪兹神甫公墓是在4月初,时隔2月不到,又再次踏访了这块宝地。这次我们有备而去,寻找了一些自认为比较知名人物的墓地。

     波兰著名音乐家“钢琴诗人”肖邦的墓坐落在一个小坡上。1849年,年仅39岁的肖邦因肺病在巴黎逝世。在肖邦墓低矮的墓碑上,有一个怀抱小提琴、沉浸在忧伤中的少女雕像。雕像寄托着人们对天才大师的惋惜和哀悼。
 
     《国际歌》歌词的作者欧仁.鲍狄埃的墓在95区,墓碑很特别,形状如一本打开的书。“书页”的左边刻着鲍狄埃的生卒年(1816-1887),右边是国际歌歌词:“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莫里哀的墓看似一个方鼎。

 

 

 

       还有法国小说家巴尔扎克、英国作家王尔德、美国舞蹈家邓肯、歌剧《卡门》的作者比才等。身为共产党员的我,在巴黎公社墙边留了一张影,争做“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的积极分子 🙂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June 17, 2007 at 6:57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希腊圣托里尼岛

with 2 comments

据上一帖反应来看,艺术欣赏具有一定难度,所以就贴希腊圣托里尼岛的风景,本人没去过,借用表哥的照片,以后有机会,去那蜜月确实不错。。。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June 14, 2007 at 8:27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我本是一个画家”,呵呵

with 6 comments

破石头说“我本是一个诗人”,我觉得自己本是个画家,上传几幅奥塞博物馆里拍的梵高的画展示展示!看大家能不能说出名字呢?体现艺术修养的时候到了,踊跃回答啊!

奥维尔教堂                                                                 自画像

秋收后的午睡

阿尔的妇女(吉奴太太)                                                      圣雷米的圣保罗医院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June 10, 2007 at 8:50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如果加息可能会不会好一点?

with 4 comments

周小川称:央行紧密关注5月份CPI数据

http://business.sohu.com/20070606/n250426432.shtml

一周之内几次直线调价 上海楼市又发烧了http://business.sohu.com/20070606/n250425307.shtml

房价又疯了,也难怪,股票溢价,资本丰厚的都没地方去了,再加上人为一炒,不涨才奇怪了。最近一次加息似乎没什么作用,这次应该能成效不小,等他加息吧。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June 6, 2007 at 10:57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枫丹白露

with 2 comments

     法语里的“枫丹白露(Fontainebleau)”就是从“美泉(fontaine Belle Eau)”一词演化而来。枫丹白露是坐落在森林里的宫殿,位于巴黎东南 120 公里,我们在里昂车站乘坐郊区火车,半个小时后到达目的地,然后可以乘坐A线公共汽车到枫丹白露城堡。我们一行三人用步行到了那里,路上见到了一小片森林,我更喜欢的还是那种小店。

  

     枫丹白露虽然是按发音译成的中文名字, 但是和香榭丽舍大街一样, 是翻译史上难得的神来之笔。它是法国历史的一个缩影。有人说:“你要啃一本枯燥的法国历史书, 不如到枫丹白露来走一遭。”

     1814 年 4 月 20 日 下午 1 点, 拿破仑称帝的王朝彻底失败了, 他被判决到艾勒贝岛上软禁;把他押走的马车已经在枫丹白露前的白马广场上等候。拿破仑从枫丹白露大门马蹄形石梯的右边走下来, 慢慢腾腾, 恋恋不舍。拿破仑对站成方阵的禁卫军说:“我的老卫兵们, 我来向你们说永别了! 继续为法国效劳吧! ”说着, 拿破仑拥抱了禁卫军队长, 亲吻了法国国旗 ……拿破仑和卫兵们一起哽咽起来, 热泪盈眶。从这一天起枫丹白露白马广场, 又叫做永别广场。

     枫丹白露宫在历史上还是与许多法国政治大事有着密切关联的地方。1685年路易十四在这里撤消了南特勒令,激起了胡格诺教徒的猛烈反抗;1812年-1814年罗马教皇被拿破仑囚禁于此;拿破仑于1814年在此被迫签字退位。  

 

     枫丹白露宫亦可称为18世纪室内装饰博物馆。弗朗索瓦 一世曾在此珍藏了大量珠宝、雕 塑、名画。其中有达·芬奇的《蒙 娜丽莎》和拉斐尔的《岩石边的 处女》等名家名作,这些作品都 成为法国的国宝。    

     从建筑上讲, 枫丹白露内部集中了宫殿、城堡、教堂、回廊、剧院等等, 外围集中了广场、石桥、木桥、喷泉、雕塑、人工湖、人工渠、英国式花园、法国式花园等等;枫丹白露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复杂的建筑装饰群体。

 

      枫丹白露宫南边有一个由皇家庭院设计师勒诺特(Le Nôtre)设计并主持建造的一个集成了法式园林建筑精华的大花园。在1660年到1664年间,花园中路易十四的“十四”这个数字周边曾有一些被修剪成金字塔形状的灌木丛环绕。这种风格在后来的拿破仑一世时代被铲除,取而代之的是周围植满椴树的大草坪。大花园的一部分被枫丹白露宫所环抱,其中还有一个裱画精美的意式长廊连接多处庭院和宫殿。

 

 

     鲤鱼塘,占地面积0.04平方公里。湖中建了一座浅黄色的八角亭,那是王宫贵族和拿破仑欢宴之地。花园内主要种植有橡树、樟树等高大树木,从高处下望,宛若一块硕大的绿色绒毯。庭院花园之中,还有马车奔驰。 再有路边那诱人的别墅,法国人的生活啊。。。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June 3, 2007 at 7:01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