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enceyuyi's Blog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Archive for May 2007

下跌是好事

with 6 comments

5.30日股票严重低开,人们最近一直惦记着的暴跌终于来临了。其实看空中国股市,无非是认为股市高估了市值,不能反应经济状况,但是也许中国股市的特殊性就在于他不用反应经济状况,特别是在现在形势下,国家正致力于建立一个健全的金融市场。所以我认为,股市前期的大涨从经济状况上来说,肯定是不正常的,但是如果按照政策需要来看,还不算太过分。大家喊跌,无非就是恐高,起哄,或者是为了股市健康着想。要建立健全的金融(股票)市场,现在确实应该跌了;为了稳定人们心态,它也应该跌了;为了配合当前的金融(经济)形势,非跌不可。
国家接二连三出政策控制没有成功,最后只能发布风险警示,这显然也是没有用的,甚至格林斯潘也按奈不住都发言说中国股市或早或晚要大跌,一切表明在此时刻,下跌不会引起任何不满与愤恨,反而可能体现出政府的用心良苦。所以此时下跌正和时宜。
 
回调可能需要1周或更多,我认为这关键要看在多大程度上能把一些热钱给甩出股市,可能有外资的投机,可能有机构的坐庄,也可能是追涨杀跌的散户。下跌是件好事,可以对股民起到警示作用。而且在人民币升值创新高,通货膨胀之时,股市下跌更有宏观意义。我不觉得这能算作是硬着陆,下跌6个百分点只不过是回到了一周之前的水平,要知道07年以来,股市市值已经膨胀了一半,即使再跌10个百分点也不为过。3800点是个底,没人会希望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股市又回到黑暗年代。
 
感觉提高印花税这个举措是再好不过的选择,至少可以部分针对资金流动过剩的问题,特别时机也选的恰逢其时,可以有效地给股市冷却一下。希望股市不要马上反弹,要不也许问题就真的严重了,那样的话,真不知道能有什么来保持人们的理智了。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May 30, 2007 at 11:21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股市下跌,房市上涨

with 5 comments

3,4月中国股市的全线飘红,现在开始震荡盘整,现在整个市场的资金有60%以上来自于中小投资者,机构庄家已经引退大半。曾经在房价调控政策下,迁移到股市的大笔资金也差不多满载而归。现在股市在余温尚存的时候,会表现出震荡态势,毕竟中小投资者不会起到引领大盘的作用,能做的就是胡乱厮杀。
获利的资金或许又要折转枪头,直指房市,上海北京的房价指数确实也稳重有升。在当今资金充裕,通货膨胀的阶段,任何放手不管都是将中国经济逼向疯狂。政府调控的诚意有,但显然不大,或者说是力度不够,上调的准备金利率对股市毫无影响,原本用来检测股市的股指期货也遥遥无期,反倒是趁着一篇繁荣的景象,推进了融资。政府一直避免加息,但从未达到刺激消费的目的,却使得资本流动过于频繁,金融风险日益增加,所以说,中国的经济只能用结构性问题来解释了,不是简单的减息就能应对内需萎缩,货币升值的问题。
多数人都在预期央行的加息,认为是控制当前资本过剩的一种办法,但资本历来就是追求利益,难道你的加息能够比得过房市的利润吗。特别在官商勾结的情况下,资本利益的最大化只有在日常生活无法回避的房市里面,才能实现,而且在现有规章空缺的状况下,房市仍然是安全增殖资本的最佳温床。
最后能总结的就是,在中国,受苦的永远是老百姓,投生于一个伦理不存的国家,不要指望有什么施舍,更不可能会有扶助。如果一个国家要有希望,就千万不要再用人民的信任来骗取暂时的利益。如果本意是善良的,那就下手狠一点,不要再让不正常的现象继续发生,该出手时就出手。谈何容易。循序渐进,但千万千万不要用诚信来博弈。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May 15, 2007 at 11:02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法国南部——随拍

with 2 comments

5月7日下午从阿尔勒回到亚维农,进入教皇宫参观,一座座殿堂让人看得累的不轻,虽然有语音解释,但是比起凡尔赛的解说来,更是语无伦次,也只能模模糊糊地了解一下教皇宫的历史。当晚乘坐9:00点的TGV回到巴黎,法国南部旅行顺利结束。
从教皇宫的城墙上看耸立的尖塔                                                  小孩耍脾气
 
路边的葡萄藤                                                            亚维农餐馆

亚维农TGV车站                                                            TGV车上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May 14, 2007 at 7:48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母亲节

with 2 comments

母亲节起源于美国,由Amanm、Jarvis(1864-1948)发起,公元1907年5月,Amanm女士在母亲逝世的追悼会上献上一束康乃馨花。后来,她认为所有的人都应该选定一天来怀念母亲,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于是她请来朋友,向他们说明自己的想法,得到大家的赞同。接着Amanm的故乡费城在1908年5月10日举行了“母亲日”。她继续呼吁,写了几千封信给国家议员、州长和各地有影响的人士。她的努力产生了效用。

国会提议,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为法定的假日,为所有的母亲举行庆祝活动。1909年5月9日,威尔逊总统正式签署,把每年5月第二个星期日定为“母亲节”。

 

今朝风日好,堂前萱草花。持杯为母寿,所喜无喧哗。(王冕)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孟郊)

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高尔基)

母爱是一种巨大的火焰。(罗曼罗兰)

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但丁)

慈母的胳膊是慈爱构成的,孩子睡在里面怎能不甜?(雨果)

人的嘴唇所能发出的最甜美的字眼,就是母亲,最美好的呼唤就是“妈妈”(纪伯伦)

妈妈你在哪儿,哪儿就是最快乐的地方(英国)  

母爱是世间最伟大的力量(米尔)  

世界上一切其他都是假的,空的,唯有母亲才是真的,永恒的,不灭的。(印度)  

母爱是多么强烈、自私、狂热地占据我们整个心灵的感情。(邓肯)   

在孩子的嘴上和心中,母亲就是上帝。(英国)   

全世界的母亲多么的相象!他们的心始终一样。每一个母亲都有一颗极为纯真的赤子之心。(惠特曼)  

女人固然是脆弱的,母亲却是坚强的(法国)   

没有无私的,自我牺牲的母爱的帮助,孩子的心灵将是一片荒漠。(英国)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May 13, 2007 at 9:45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法国南部——阿尔勒

with one comment

5月7日早上,从亚维农火车站出发,前往阿尔勒(Arles),游览了哪里的梵高的艺术原型、罗马竞技场等。梵高在阿尔勒居住了一年的时间,随后就去了圣雷米,并在那里自杀。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他印象派的画作使阿尔勒多出原型名声在外。
 《吊桥》,位于阿尔勒城郊西南,一路上过去,感觉普罗旺斯的风巨大无比。

 
 
 
 
 
 
 
 
 
 
 
 
《阿尔勒的医院》,似乎预示他自己即将被送入医院。
 
 
 
 
 
 
 
 
 
 
 
 
 
 
 
《罗纳河的星空》,不是那副扭曲的星空。
 
 
 
 
 
 
 
 
 
 
 
 
 
 
 
《咖啡馆》
 
 
 
 
 
 
 
 
 
 
 
 
 
 
 
《黄房子》,在二战时被炸毁,现在是新造的楼房。
 
 
 
 
 
 
 
 
 
 
 
 
 
 
 
罗马竞技场和阿尔勒的旧城门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May 13, 2007 at 11:41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法国南部——维兰纽夫

with one comment

5月6日下午,从法国村庄回到亚维农,途中叫司机停在罗纳河对岸的维兰纽夫(Villeneuve-les-Avignon),游览了罗马时期与罗马帝国接壤的法国前沿边境,有菲利普王的贝勒塔圣安德烈城堡卡尔特修道院和著名的油画-圣母加冕礼
法王菲利普的贝勒塔(Phillippe le Bel Tower)面朝亚维农(Avignon),建于1302年,紧接着圣贝内泽桥的一头,高32米,本来是作为进入St.Benezet桥的防御设施。在上面可以欣赏到到阿维尼翁城和新城的全貌。高塔扼守了维兰纽夫(Villeneuve-les-Avignon)通往亚维农的大桥。 
 
 
 
 
 
 
  
  
圣安德烈城堡(Saint Anddre Fort),由法王菲利普建造,用来保护维兰纽夫和里面的修道院和圣安德烈村庄。
   

卡尔特修道院(Val de Benediction Chartreuse),由教皇英诺森6世建造于14世纪,它由3个修道院组建而成,里面存有英诺森6世的坟墓。
 
 
 
 
 
 
 
 
 
 
 
   
圣母加冕礼(The Crowning of the virgin),描绘了天上、人间和地域的三重世界,构图巧妙。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May 12, 2007 at 9:23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法国南部——乡村

with 3 comments

5月6日早上8:40,跟着半日团去了一些小乡村,特色各有不同,领略了不同的韵味。戈尔德(Gorde)依山而建的古堡,鲁西永(Rousillon)赭红色的村庄,赛南客(Senanque)修道院的薰衣草田,Lacoste的城堡遗迹以及梅内倍(Menerbe)。
 

戈尔德鲁西永有些相似,一个胜于气势,一个胜于色彩!

赛南客修道院门口的薰衣草,往往是普罗旺斯乡村的代表形象, Lacoste的废弃城堡也别有特色!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May 11, 2007 at 8:47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