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enceyuyi's Blog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2月18日春雪漫天

leave a comment »

父母说,外面下雪了。透过窗户,室外果然飞舞着漫天的雪花,雪借风力,看样子势头还不小。从阳台上望去,远处的屋顶,近处的树木,停泊的车辆,都盖上了一层鲜亮的白色外衣。兴奋不已,拿出相机,从窗台上拍摄了这纯净的白色画面。心里还盘算着去附近的公园,享受一下雪中赏梅的闲情雅趣。
 
上海的天气总是这么潮湿,在一路赶往公园的路上,眼看着片片积雪从路边树叶上滑落下来,脚步也由此而加紧。公园里晨练的人们已经散去,融化的积雪也汇成了一处处的水洼,只有零星的白色点缀在层层的灌木丛中,梅花倒还芳香淡雅,让人沉醉。
 
 
 
总是幻想着何时能在雪地中踩出“库哧,库哧”的声音,最好积雪还能没到膝盖这里,然后在纯白的世界中发现一株梅花。如果是红梅,挺立的枝头冒出的花朵,映衬在雪白的底色之上,那就是一副画,甚至无需薛宝琴这一类的绝色女子身批红袍大袄,手捧绽放红梅,这已经是一种完美的视觉享受和震撼了;而如果是腊梅,那也不错,点点的黄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弥漫在冷彻的空气之中,最好周围静谧无比,就这样从视觉、嗅觉、听觉上陶醉着一个人,感染着一个人,完完全全地沉浸在这安静、如画而又真实可闻的世界之中。
 
美妙的雪景总能让人无限遐想。你可以畅想“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博大气势,也可以神会“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悲惨无奈,当然也可以幻想“宝琴立雪”的美轮美奂。纯白的颜色能荡涤一切的杂质,容不得你参杂任何的沉渣,消除你一切的虚伪。当所有的一切置于这透彻真实的环境之后,美因此而生,它可以是雄伟的、悲壮的、柔和的。美是处处存在的,但在尘世之中它被掩盖、埋没了,但是只要能给它以纯净的境界,美的光芒依然闪耀、依然鲜活。
 
上海的雪总是这么吝啬,总是不给人们这一片洁净的白色世界。也许这里根本就不会有。钢筋混凝土的高楼承载不了圣洁的雪花,熙熙攘攘的世人欣赏不来圣洁的雪花,变化无常的气候也无法留住圣洁的雪花。在都市之中片刻的宁静也许就是看着瞬息出现的雪景,在确信还有纯净的情况下,慰藉一下自己的心灵,休整一下疲惫的身心。然后,继续着该继续的生活!
 
 
幻想之后总要回到现实,既然没有雪景,就顺便取道我出生的地方。市政府“一年一个样,十年大变样”的口号所言不虚,而对于出生没多久就离开的出生地,我的记忆仅限于小时候每周一次去外婆家的生活体验。于是,一幢幢的高楼使我辩不出方向。我总是对某种事务有种莫名亲切感,对自己的出生地更是如此。虽然已经物非往日,人非往昔,但这种归属感始终存在,等将来的哪一天,我要说“我又回来了”。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February 18, 2006 at 7:40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