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enceyuyi's Blog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Archive for December 2005

为来年祈福!

with one comment

好快啊,又是12月31日了,记得去年的今天,上海下了一场雪,当时我和老毛抓拍了几张照片。今天没有雪,没有室友作伴,甚至都没有阳光。不过正巧今天是初一,似乎是个不错的兆头哦,上香去,为来年祈福!
 
不贪心飞黄腾达,也不希罕一夜暴富,最起码的是要键健康康、平平安安、快快乐乐。06年是要做出决定的一年,我的决定也已初步形成,不出意外就会按照我的想法做了。希望不会对将来造成任何的遗憾,尽我所能,菩萨保佑!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December 31, 2005 at 7:27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该对今后的发展做规划了

leave a comment »

昨天答辩完成,老师叫我回本部一次,把开题的评分结果带到嘉定。师命难为啊,所以昨天匆匆赶到了本部,然后今天又匆匆赶到嘉定。完成了这个事情,中心那个年轻的小老师竟然还问我,还有同学明天来去于本部和嘉定之间吗?
真是过分啊!谁会像我这么无聊啊,赶到东赶到西的,我也是因为家离本部近,才答应干这苦差使的。
 
不过回本部一次也不是全无收获。在校车上碰到了以前本科的班主任,他最大的特点就是爱说话,然后我就是陪着他整整说了一路。要不是车子开的快,我非要被累死不可。
东拉西扯,说的多数还是我们以前的同学,回味了我们专业的各式各样的人。他感叹说,还是你们这一届的同学比较好,毕业时的出路大多都不错,而我们下一界的毕业情况要比我们差多了。感觉确实是这样,我周围的同学还真是一群不错的人呢!
 
随后他就说起了我的情况,他的建议就是除非留校,要不就别读博士了。留校好吗?那岂不是太没有闯劲、太没有奔头了?我想除非自己能有项目,能有公司,要不留校就是养老了。
 
晚上吃完晚饭,老毛发短信来,说他请客,而且有浙大的同学过来。好久不见了,记得去年到杭州时还多亏他接待,所以我就勉为其难,再去吃一顿了。我们说要培养老毛学会用钱,来个高点档次的,结果还是去了小山东。大家都节约惯了,一时还真改不了这个习性。
 
倒是说起超人的公司,让我感觉她很有能耐,果然一副在社会上混过的样子,说话很让人觉得有理。听她描述公司的状况,以及对未来的设想,不禁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谁说女子不如男,她果然是超人!
 
班主任的谈话以及超人的雄心大志,确确实实警醒了我,到底要为将来做些什么打算呢?不能再这样混了,现在是时候规划一下自己的未来了。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December 30, 2005 at 10:24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老妈今天来访

leave a comment »

现在是19:30,老妈正在我的寝室打扫卫生.bbs也没什么好看的了,还是写一下blog吧,也算对母亲的辛勤劳动表示感谢!
 
周三来时我打算这周不回家了,今天下午又打了电话回去,以进一步确认.老妈听到后觉得,可以来一次嘉定,看看这里的环境,于是我就建议她坐了3:30的校车.今天的校车还真是慢,我在实验室的窗前不断地张望,4:30超过校车竟然还没到.
 
我和她说,我们的实验室在行政南楼,进门就有一块牌子,写着CIMS中心在几楼几室.但是,担心她是第一次来,我还是下去等了.果然,校车开过行政楼,却没见她人影.哎,肯定是坐到宿舍区去了.
我向宿舍去走去.幸好没有走差,在路上碰到了,一起去了我们的实验室.
 
在实验室呆了一会,已经是5:00超过了,如果赶5:15的校车,就去不了我的寝室了.她打算就是来看生活情况的,所以就放弃了乘坐5:15校车的念头.吃了饭,回到寝室,再就是漫漫地等待,等9:30的校车了...
 
这一通流水帐肯定非常乏味,不过我也只是记事明理而已,没有想妙笔生花,呵呵!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December 23, 2005 at 11:41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百年同济,青春嘉定

leave a comment »

今晚丢开了开题的事情,去看了嘉定迎新晚会。主题是“百年同济,青春嘉定”,贯穿始终的是同济的发展史,从德文医学堂到嘉定新校区。节目也许是学生自己组织的,所以没有片面地对同济搬迁嘉定新校区这一决策歌功颂德,倒是有一个小品表演的还不错,比较中肯,充分展现了同学们身处嘉定的苦恼。对于嘉定,我也不想多说了。
 
除了回顾同济发展历程以外,这次晚会还从15位嘉定形象大使中,评选出了5位最具人气选手。15位选手个自展示了才艺,总体还是不错的。加上晚会上演出的节目,包括有电子乐、街舞,校园小品,歌唱等等。感觉这个校园好像就是属于他们的,是属于那些本科的人的。其中原因也许就像一个形象大使朗诵的那样,“年轻真好”!
 
我从来不是喜欢出头的人,但回头大学岁月,似乎我还不至于那么沉默。虽然几乎每次都是被逼而为,但在大一时也曾激扬文字过,让学长们以为我文学素养很好;也曾配合寝室舍友们,参加过大一新生的迎新晚会;也曾和“小贱”信心满满地参加过各样社团,虽然结果不了了之。。。。。。
 
那些时间都已经过去了,但曾经的岁月为什么会那么吸引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说不完的故事?也许就是因为年轻敢为。看着舞台上大二大三的学弟学妹们,他们是多么的无忧无虑,多么的青春豪放。真的是这样,人虽然能活7,80岁,但真正潇洒快乐的日子大概就是在大学时段,在我们还年轻敢做的时候。
 
“青春无悔”,我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东京爱情故事”里赤名莉香说的,但是意义绝对没错。
 
幸好我还能理解那些发疯似的街舞,还能忍受那些震耳欲聋的电子打击乐,这说明我还没老,还能把青春的故事续写下去。我真的应该感到庆幸,比起那些已经在工作岗位上模爬滚打的人来说,我还是属于校园的。虽然人总要长大,但是,何不给青春更多的机会,让它延长,让它写下更多的故事呢?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December 22, 2005 at 2:19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我有一头小毛驴

with one comment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December 21, 2005 at 2:53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这是我的底线

with 5 comments

被拐到山东10天,今天终于回到了上海。原本计划开题的事也是一再搁浅,虽然说开题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个人的计划一再被破坏,感觉总是不舒服的。如果说去山东出差是我们中心自己的事情,是由老严指派我去的,那我没话,为自己的老师,为自己部门尽职尽力,理所当然!可实际上,这个油田项目是那个博士后自己接的,他也仅仅交给了同济大学个把万元,然后就挂着我们CIMS中心的牌子出去招摇撞骗了,而我们中心是没有任何好处的,顶多就是名义上项目又多了一项。不过想想,老严既然能接世博会的项目,又何愁这么一个20万的项目呢?所以,实际上也是老严给博士后一个面子,让他利用了中心的资源,必尽他是我们中心最强的一个青年教师了。
 
上层的勾搭妥协,不可避免地会以牺牲下层的利益作为代价!我和小新就是炮灰。
 
人要懂得忍让。我欣赏有肚量的人,我喜欢“有容乃大,无欲则刚”这句话,我一直坚定不移地约束自己按照这个标准办事。但是,我必尽是凡人,所以我有底线。在这之上,我可以让步,可以牺牲自己的某些利益来满足别人。但是如果别人的侵犯超过我所能承受的底线,那我想我也就不会那么好说话了。我想用“抗争”这个词来说明我将会采取的行动,因为在我采取行动之时,那一定是危急存亡之日了!
 
20几年来,我的底线从来没有被破过,因为我的底线本来订的就不高。这次同样也没有破我的底线,不过现在已经是橙色警报了。写这堆废话也不指望什么,只是记下自己的所想,提醒自己虽然是个宽容的人,但绝对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仅此而已!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December 20, 2005 at 3:07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齐鲁青未了

with 2 comments

都说世事无常,但真没想到会那么快。这周来嘉定的时候还和家里人说,我这周不回家了,准备开题。为此还特地带了一箱牛奶,一套厚衣服,一堆办公室食品,一盒没开封的泡腾片,为的就是少回家一次,专心搞学问。
 
周一在图书馆自修,接到研究生院的电话,通知我周五上午到瑞安楼参加奖学金颁奖大会。于是,本周不回家的打算被迫取消。
 
周二在实验室搞研究,,收到带头大哥短信,通知我和小新准备一下,周四去山东。我考,这不是开玩笑吗,这个噩耗也来得太突然了吧,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的。然后我俩就盘算起来了,我分析了一下,觉得不去是不太可能,首先是带头大哥已经和严老板请示过了;其次就是他相当于我们的副导师;再有就是大家都是一个中心的,硬顶的话,面子上过不去。可是小新还很乐观的说,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次我们可以不去。但愿吧!
 
周三,就是今天,带头大哥来开会了,我和小新也准备好了,不光是准备开会的内容,更重要的是准备和带头大哥来场博弈。我们计划在严老板在场的情况下,提出我们的困难,博得她的同情,然后根据她态度想办法拒绝去山东。但是,形势发展由不得我们,台面上对去山东的事也没怎么提起,而且也许是因为带头大哥事先已经和老板吹过风了,老板似乎是赞同我们去山东的。没办法了,剩下的博弈场地也不大了,只能争取在那少待几天了。最后的定论是,我们周五去,顶多两周的时间,肯定回来。唉,只能这样了!
 
这是第三次去山东了,冬天了,东营那里永远长不高的小树还有没有绿色呢?也许在寒风中显得更加可怜了吧,我们来了,同病相怜哦!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December 7, 2005 at 11:32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