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enceyuyi's Blog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5

走了半小时,吃碗羊肉面

with one comment

上周在寝室吃了次火锅,虽然不像沪东时人多,不过感觉还不错,总算也给单调乏味的嘉定生活增添一点亮色。(想想真惨,吃火锅都变成小资生活了)这周天气也不是很冷,所以没有火锅计划,可是心情总是要释放一下的。听实验室的同学说,在黄渡镇新开的一家羊肉馆不错,值得一试。于是在女人的大力催促下,决定今天的午饭就在那吃了!
 
听说距离不远,走过去也就10分钟,所以我就说我们走吧,不要骑车了。走出校门,虽然走了不止10分钟,但很快也就看到了那家羊肉馆。一路上女人叽叽咕咕地说上次吃了镇上“沙县小吃”的蒸饺,怎么怎么好,再走一段路就到了,还不如去吃蒸饺呢。我想再走一段,就走吧。真是活见鬼,半路上是看到一家“沙县小吃”,可是门面破旧,看了也就没有什么食欲。我说不会就是这家吧,女人说不是,还要往前走。搞什么啊,从出校门到这里,起码已经走了一刻钟了,还要往前走,不知道有多远呢!而且女人也放出话来,说那家“沙县小吃”和这家门面差不多。晕了,上女人的当已经不知道几次了,还是迷途知返吧,于是当机立断地折返,仍旧回羊肉馆吃饭。
 
到了羊肉馆,差不多已经走了半小时了,唉,和女人一起办事,也就这样了!可是,羊肉馆里只有面。天哪,我已经起码半年没有吃面,讨厌那东西!不过不吃可不行,是我提出来说羊肉馆不错的,我再说不吃,女人非要发疯不可。吃吧,就红烧羊肉面了。等了一会,面上来了,问闻着羊肉味,还算不错哦,我喜欢羊肉,于是顺带着也就觉得这面条也不错了,吃光碗里的,竟然还觉得不够,就叫老板又加了一点面条。香香的羊肉,浓浓的酱油带有甜甜的滋味,外加一些葱花,回想起来就胃口打开啊!以后再去那吃,可惜就是太远太贵,一碗面条竟然要10元哦!
 
平凡乏味的嘉定生活还真有些无聊,小新说去南翔玩玩。不错的主意哦,我在沪西时曾去过那里,小笼很不错的!看有空就去吧,反正也不远。不过现在科研总是要有进展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进,要完成的东西会更多,麻烦哦!开会时,老板又找来了一个师弟,一个师妹,说是可以帮帮我们的。我们也是过来人了,非常清楚地知道,其实他们是帮不了我们什么的。不过作为学长,还是要有点表率作用的,该是负起责任的时候了。再说这两个都是保送上来的,质量应该还不错,而且现在都在嘉定,联系起来还是比较方便的。就看科研进展如何了,然后多让他们参与一点,这样总是好的。
 
再想到就是这星期开会时老板对我说起了保博的事情,这个事情还真是犹豫的。可是听她说,保博的话明年3月就能开始博士课程,可以比考博士少一年,这点还真是吸引人的。这件事先放着吧,等临到头上再说了,现在还是看看每星期该怎么交差吧!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November 24, 2005 at 12:59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男性的生活比女性更累

with 5 comments

说起这个话题,也是受一个朋友blog的启发.首先,我想人生在世谁都不容易,所以大家都是累的.还有就是,这世上没有中性的人(特殊情况可以不考虑),所以,谁比谁累是没有公平的定论的.之所以在此说这个话题,我觉得也就是给自己一个反观自我的机会,不要把自己局限在一个狭隘的小天地中,争取放宽眼界,然后懂得欣赏人生!
 
女性是柔弱的,她们需要受到保护,在她们自我保护的过程中往往是消极的,或者说是防守性的.这就让我想到了欧洲中世纪的武士,他们满身盔甲,可以说是防御力极强.但是,这种保护的致命弱点就是,压力太大了,一套铁制的盔甲披在身上,还有什么机动性可言,还有什么体力可言呢?其结果,大多就是被自己的盔甲所压跨,而不是敌人的长矛!
 
男性是刚强的,这不仅体现在体魄上,更主要的是体现在意志品质上."伤疤是男子汉的勋章",这句话既说明了男人有承受肉体上痛苦的勇气,更重要的是有承受精神上痛苦的勇气!试想,哪个女性会有勇气,去背负一身的伤疤来见人呢?男人因为有了刚强,所以他们不怕,他们可以轻装上阵,他们可以赤膊血拼!在无所畏惧的情况下,你可以想象出他们战斗力.所以,在外界看来,男人是轻松的,男人是成功的.但事实上,他们很累,他们在战斗中毫无退路,只有向前,因为他们没有女人那套坚硬的盔甲!
 
说了那么许多,其实就是在自言自语,也找不到一点头绪或者说是关键词.还是总结一下吧!
女性因为防御而受累,男性因为进攻而受累.对于排遣这种劳累的方式,女性采取的是宣泄责怪,而男性采取的多数是忍受坚持!
 
所以,不存在谁比谁更累,只不过女的比较敏感而脆弱,男的比较坚毅而刚强!作为男人,我还是欣赏那句话,"是男人,就该默默地忍受".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November 20, 2005 at 12:35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阔别一年,忆德国兄弟

with 7 comments

记得去年八月十五还是和骚人一起吃的饭,那是对沪东地形不熟,找了半天饭店最后还是回到了本部五角场附近。一年过去了,当初到机场送别他们的情形还历历在目,感觉好像也时隔不久。可能是网络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兄弟情谊是可以深藏的,平时一两句问候,关键时候的一臂之力,我想这都是对这份友谊的深刻诠释。因为这个,所以我在自己的blog中也一直没有提到那些远在德国的朋友。可是昨天,那个骚人竟然说,我们这些人对他们一字不提,都把他们忘了。怎么可能呢,每次在网上碰到不是都骂你的吗?怎么可能会把你们忘了呢?骚人,老妖,破石头,王磊(竟然没想到他的绰号),小贱,牟猪。。。,这么些人,这么些曾经经历的故事,是不可能说忘就忘的!
 
曾经经历的和现在实践的,同样都是弥足珍贵的。不是说我们现在有了新的生活而把你们忘却,人生经历的每一部分都将永驻心底。曾经的虽然遥远,但它们就像是古董,虽然外表黯淡,但价值连城;现在的虽然鲜活,但它们最终也会成为古董。所以,一样都是古董,一样都是人生的美好回忆。曾经的和现在的朋友们,时间和距离不是问题,心的相近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谨以此篇献给骚人等一帮德国兄弟,记住,我们没有忘记你们!(特别是女人,上次还对骚人的照片发呆呢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November 17, 2005 at 5:34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一起走到

with 5 comments

在实验室一周多,已经被催了好几次请客,不过一直没有执行。倒不是我不愿意做东,关键是让我去一个个邀请人家,显得太过张扬。如果是熟悉的朋友,随意招呼也是没有关系的,关键是实验室还有几个不太熟悉的博士。加上最近我是总结出来,做人要低调,所以我也就没有主动。
 
今天再次被博导催促,不能再不给他面子了。约好出去,可是在嘉定这要找个地方真是难,筹划了半天,大家决定还是去安亭镇。做了北安线到底,就是安亭镇了,搜索了半天,找到了“东山渔港”,酒店装潢,价格合理,于是就入席了。乱七八糟点了一些菜,喝了些酒和饮料,大家聚一下总是开心的!
 
也许是晚上,安亭镇显得比较破落,比较一下,我们的本部的赤峰路竟然已经算好的了,真是天外有天!本来我就说嘉定是个学习的好地方,现在我也确实感到如此,每天大部分时间泡在实验室,连“自修”的想法和动力都没有了。不过回头想想,这样也挺好,只要有追求、有事情做,干什么不是一样呢!最近喜欢了孙燕姿的“一起走到”:
 
是否还记得 从前美丽的天色
那时天很蓝 
我们的未来都在不远地方晴朗着
一切都变了 生命不只是快乐
浓浓黑雾 笼罩我们
暴风雨就要来了
但谁说不能 肩并肩  站稳
我们用心和用爱  创造让新的世界诞生
在我心中 我知道
这是永恒的长跑 
好不容易  来到这里
明天还要追更多荣耀
把自己角色扮演好
全力以赴每一秒 
和我的家人和我的朋友 
向着目标  手牵手  一起走到
 
希望我们都有目标,希望我们都能全力以赴,希望我们能和朋友并肩作战,最终希望我们都能一起走到!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November 16, 2005 at 12:55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11.11

with 4 comments

大清早的被女人的闹钟给弄醒(其实也就8:00不到),然后我的闹钟又唱起了“大长今”。起来吧,约一下老毛,还要落实一下今天的聚餐的具体时间呢。发了条短信,打了两次电话,老毛没反应。不管了,再不走就要错过早上的校车了,时间可是耽误不起的。于是我和女人整装打理了一下,赶到宿舍楼下坐上了回程的校车。
 
到了本部,小新也到了,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拿钱,当然我也有。正好师兄在,所以我们很快就交接好了,随即赶到了老毛实验室,当面商讨聚餐事宜。确定地点之后,立马出发。本来是打算晚上吃的,可是女人吵着要回家,于是只能中午了,我说“不带你”,他又发飙说,“现在你是我的仆人了”。真是的,总结出来就是,做人不能有把柄啊!
 
还要说的就是小新,非说他也是我们的一份子,好吧,也带上他吧!不过呢,这次也是我请客,事出有因,他就作为座上宾吧!
 
席间海阔天空地谈论了一番,老毛还真是无聊,颠来倒去地在那说,真是头大了。不过这种岁月估计随着小胡同志的到来也会一去不复返了,值得庆幸啊!我们真是好孩子了,滴酒不沾,全部饮料(其实是因为饮料不要钱)。说道孩子,想到了“小杀手”,她可要派大用处了,下次我就要用她作敲门砖,争取和小胡会晤了。估计老毛听了这话又要害怕了,放心吧,“XX死光啦!”
 
这次我请客,下次就是老毛了,看了这篇blog就得回,回了就得请,别躲啊!还有,如果“光华”没有3000,那就你来补贴了!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November 11, 2005 at 8:04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山东映象

with 2 comments

回来了,可是没有上次回来时那么兴奋。就像小新所说的,在真的要走的时候,还是有点依依不舍的!不舍的什么呢?其实也说不出来,这里的的生活环境肯定是不如上海的;这里的饮食也不太合我胃口;这里的工作更是每天10小时,大大超过了在学校每天4小时的工作量。那到底是很什么让我在临走前一夜会有些失眠呢?我解释是由于惯性作用,缺少酒精的刺激,我无法睡眠。除此之外,我想更为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熟悉了这里的人,改变了一直以来懒散的生活而感到欣慰。
 
一直抱怨说山东如何不好,但回头想想,这些不好大多也是由于自己缺乏锻炼而无法应对,比如,衣食住行。再想到的,就是工作,这次任务就是编程,说得好听点的话就是胜利物流的GRS管理系统。但是我们从中并没有学到现代物流的任何知识,学到的也就是一些编程技能。技多不压人,学一点总是好的。如果说生活和工作都不能比较累人的话,那我们的娱乐活动就给平淡乏味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虽然乒乓不怎么好玩,但是每次怀着歉意背着老师去打球,总会感到非常兴奋。虽然东营风景极差,但是生活之外的事物,多少会引起我们的一些好奇。更值得一提的就是我们临走最后几天的夜夜笙歌了,连续四天夜宵喝酒,大家无不快乐。我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真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它永住!
 
再要说的就是我们的师兄了,真是让我敬佩的。为人厚道,敬业负责,绝对是好榜样!我不忍心再谋杀他了,尽我所能,向他学习了。
 
这次回来,师兄估计是要找工作了,然后也就剩下外援两个以及我和小新了。不知道任务到底会如何安排,“既来之,则安之”,走着瞧吧!
 
最后,传上几张照片,丰富相册。

Written by laurence yuyi

November 1, 2005 at 4:35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